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的博客

爱着每一天,更爱春天!开心地活着多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热爱美好的生活。喜欢春天。喜欢打扮,喜欢把美好的祝福送给你!

网易考拉推荐

生病的时候  

2017-08-13 11:52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曾经有心情很差的时候,2001年至2006年的六年间,我每天打自己30下耳光。有几次可能下手很重,脸都红肿了,妈妈终于看出来了。妈妈问我:“你是在自己打自己吗?”我说:“我是在打自己身上的魔鬼。”妈妈说:“不是你在打魔鬼,而是魔鬼在打你。”

爸爸妈妈一天天地劝阻我不得自己打自己,慢慢的,我将此坏习惯戒掉了。那都是11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的我比较正常一些了,但还是有心情很坏的时候。碳酸锂和奥氮平这两种药每天都在吃。心情总的来说还可以,有时候莫名其妙心情很糟。但是心情还没坏到再次打自己,看来自己还是在进步。

我在北京和杭州两地的精神病医院住院共五次,累计住院时间长达一年多。北京安定医院是住进去头半个月中午和睡前各打一针,身体上会觉得比较难受。但过了半个月不打针了,身体就一点不良反应都没有了。住院有一点是不自由,活动范围局限于病房和工娱工疗大厅及餐厅三处。住院最可怕的是电击疗法。即让大脑过电。还好我只在最后一次住院时受了两次共二十下电击。这种可怕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,我也就不多说了。住院的病友是很多的,一个房间睡十个人,共十个房间。去工娱工疗大厅的时候会碰到男病人。有一次碰到了一个爱画画的男病友,他叫高胜利,一张张地给我看他的画,倒是画得不错,但纸张太差,原来都是香烟纸。这样子我觉得他有点可笑,太穷酸。在杭州住院时一位叫金寿英的女病员对我特别好。在医院里吃饭时是要排队的,金寿英是糖尿病人是吃特殊饭的不用排队,她就帮我来排队。叫我先坐着,等快轮到我打饭时她招招手叫我过去。这确实是帮了我很大的忙。我省力了许多。北京安定医院的伙食比杭州好得多了。在北京住院时我不觉得饭有什么不好吃,但一到杭州住院,吃饭就是个头疼的问题,菜太难吃了。并且尽管这样难吃,还一定得吃下去。我们吃饭医生护士就在一旁边监督,谁不好好吃,护士就过来喂饭,这么一来经手喂的话,所有的饭和菜都得吃下去了,让人很难受的感觉。幸亏我没被喂过,还在于自己小心,装出吃得很香的样子,护士才没过来喂我。住院当然是难受的,令人住得心焦想出院。而我是难受之上更有难受的事情。为什么呢?我对香皂肥皂过敏。以前脸部过敏经半年治疗才好,手的过敏同样这么厉害。住院当然得自己洗衣服。既然过敏我就只好不用香皂而只用清水洗内衣裤及袜子。这样洗出来的衣服当然不太干净,但我也只能忍受。而在家里洗衣我是戴着胶皮绒里手套洗的。还有一件比别人更难受的事情是,我的脚底长有鸡眼,需定期修剪,但医院里剪子这种东西不让带进去。所以脚非常疼。这个肉刺我在20063月曾在北京海淀医院花400元动手术去除过,一点效果没有,又长了出来,只好自己剪啊剪来维持。在医院只好干疼干忍一点办法没有。在杭州住院的时候,护士一周一次带我们上医院后门口的小卖部买东西,我也喜欢去,我脚疼着也去。走一步疼一步。终于有一天,我停住了脚想,脚这么疼我还出来买什么东西?我想明白了,出来走一趟不只是为会买东西,而是为了透透气,脚踏实地地走一下,也看看花园的花和树。这样走是值得的。所以就忍住脚疼来走。现在,我出院后经常用剪子剪剪脚已不疼了。现在想想那样的住院生活真的是受罪。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。只是从北京迁到杭州居住,有好些东西遗失在北京,有些衣服,有些书,甚至洋娃娃,奥运吉祥物都没带来。有时想起心里还生难过。这就是我的一段不同于人的一段特殊经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